首页 »

乡镇干部“牵手”村居后:一听到这个村的名字,就紧张

2019/9/7 20:20:01

乡镇干部“牵手”村居后:一听到这个村的名字,就紧张

晚上九点多,奉贤区四团镇党委委员吴曈接到了一个电话,急匆匆就穿起衣服出了家门。电话那头是四团镇五四村党支部书记宋莉莉,说是村里分安置房出了状况,矛盾一触即发。

 

村居遇到难题,不找相关部门,先一个电话打给乡镇领导,这是奉贤区四团镇的工作新习惯。据了解,自去年11月起,四团镇全面实施领导干部联系村(居)包干制2.0版,全镇15名党政人大班子领导与29个村(居)“牵手”,按要求每周下基层参与村(居)工作会议,并作为村(居)各项工作的第一责任人对党风廉政、生态环境治理等八方面负全责。四团镇党委书记卫连清说,“过去的领导干部联系村(居)包干制是自上而下的,而四团镇探索的2.0版强调自下而上,凡是你包干的‘一亩三分地’反映上来的问题,你必须负起监督、指导和协调解决问题的责任。”

 

卫连清“牵手”的村(居)是违章搭建问题较严重的小荡村。自拆违工作启动以来,卫连清除了每周四上午七点准时到村里了解一周工作情况外,平均每天还要和村干部通至少一次电话。“要了解当天拆除的点位情况,户主的反应,有没有困难等等。出了问题我有责任。” 卫连清说。

 

 

按照规定,四团镇党政干部下基层情况要计入村(居)综合情况月度考评。如果干部未按时下基层了解、处理问题,将直接影响所包干村(居)考评排名。排名在全镇范围内公示,便于老百姓直接监督。其中,“垫底”村(居)的包干领导必须向党委做出解释。此外,四团镇还引入了党员群众评价机制,通过基层的匿名评价,倒逼镇党政干部深入基层、参与基层工作。

 

最近,四团镇党委委员盛春红忙于对所包干的农展村进行安全隐患检查。“我本身负责四团镇的党建工作,对基层的具体事务不完全了解,尤其是涉及水环境治理、拆违、消防安全等,几乎没有接触过。” 盛春红说,身边许多干部都是从学校到机关,没有与基层打交道的经验。这半年来,村民时常“出题”,考干部解决各类问题的能力。“上上下下都看着你,一旦解决不好不仅上面追责,下面也要‘差评’,逼着你不断补课。有同事还开玩笑说,只要一听到我包干的村(居)的名字,立马赶到一阵紧张。”

 

吴曈在对接五四村和渔洋村的过程中还发现,过去各村(居)在落实各项工作时缺乏详细指导,推进情况参差不齐。把乡镇干部和村居“绑在一起”后,村(居)得以经常了解镇层面的情况,在对比中发现自己的短板和不足。

 

目前,除党政领导外,四团镇31名机关事业单位正职干部也按照一定比例与村(居)进行结对包干,以便各村(居)在面临具体问题时能够及时联系到专业人员。

 

图片来源:四团镇供图 图片编辑:雍凯